日本表现出再次战略误判的苗头 发表时间:2021年04月13日 | 发表人:

    来源:环球时报

    值此世界迎来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旧秩序交替之际,日本作为大国之一的战略动向、尤其是对中美两国的立场引人注目。美国拜登政府上台以来,日本不仅策应美国就香港、新疆所谓人权状况批评中国内政,甚至对追随美国武力介入台海跃跃欲试,其对外战略是否将有重大调整值得关注、深思。

    日本有无战略战略思维,一直是个有争议的话题。有人认为日本有战略甚至长于战略,也有人认为日本只有战术而没有战略。这不仅是个学术问题,更关系到对日本政策走向的判断。

    日本当然有战略,而且自古以来善于战略谋划。日本从公元7世纪起派遣隋使、遣唐使20余次,持续近3个世纪,学习中国典章制度建立律令制国家,吸收大陆先进文明,从而实现跨越式发展,体现了其战略远见。近代,日本虽然受西方列强侵扰比中国晚,但通过对内改革、对外周旋,不到半个世纪就摆脱被奴役命运、跻身强国之列,其战略制定和实施能力都不可小觑。

    但日本的战略谋划最终失败甚至开始就注定失败的例子也不少,因此被很多人认为精于小利而昧于大势。最常被引用的例子就是发动太平洋战争的决策。日本以外交谈判作掩护、精心隐蔽海军舰队得以成功偷袭美国珍珠港海军基地,堪称完美战例。但其与美国开战被认为注定没有胜算,因此这一决策成为描述日本有战术而无战略的典型案例。

    成败另当别论,日本确实喜欢进行战略性规划、谋划,远者如战前的大东亚共荣圈,近者如自由繁荣之弧”“自由开放的印太等。因此,比起讨论日本有无战略,探讨其战略文化可能更有意义。

    纵观历史,日本近代前的六七百年里,众多藩国主要靠实力(主要是武力)和谋略生存。日本战略文化受这段历史影响很大,形成一些突出特点和倾向。比如崇尚实力、迷信武力。因此日本对国家实力强弱、地位高下非常敏感,对取得大国地位、拓展国土的执念颇深。又如结盟强国、敢于挑战大国、利用各国矛盾获利。日本先后与英、德、美三强结盟,而且向中、俄、美三大国都曾发起正面战争。此外还有喜欢运用谋略、欺诈。皇姑屯事件、九一八事变、偷袭珍珠港等都是例子。

    战略文化作为思维方式的一部分,改变并非易事,更何况日本战后并没有对其历史错误进行认真反思,因此它自然会影响并体现于当今的日本外交中。

    2010年日本采取冒进政策,在钓鱼岛附近撞船事件后扣押中国渔船船长,17天后才在外交压力下予以释放。但当时有40多名日本国会议员向首相递交公开信,居然怒称此结果是堪比三国干涉还辽的国难。对于甲午战争后日本因俄德法出于私利的劝告而被迫吐出被其视为战利品一部分的辽东半岛的往事,100多年后的日本政治家们仍将之视为国耻记忆犹新,可见日本帝国主义思维的根深蒂固、影响深远。这让世人既惊讶,更对今后与日本打交道感到悲观。

    国家有战略思维是好事。当前面临复杂挑战的中日关系,正需要双方从长远战略出发制定方向和目标,以政治引领确保其稳定发展,这也是中方一直强调的。但日方摇摆不定、屡屡试探中方战略底线甚至将中国视为假想敌的举动,令人担忧其战略文化能否做到与时俱进、适应当今合作共赢的世界潮流,战略会不会再次出现误判、暴走

    日本已经看到了国际秩序变动带来的挑战和机遇,抓住机遇成为国际战略博弈场主要玩家的强烈冲动,并为此积极进行战略谋划。在印太战略、台海等问题上,日本的作为显然不只是一个追随者。日本最终会做出什么选择、给地区及世界秩序带来什么影响,目前还不能断言;对它可能做出的选择错误,别国恐怕也难以制止。

    面对日本对外战略上的不确定性,我们只能一方面继续持合作姿态,另一方面切实做好应对变局的思想和手段准备。(作者胡继平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

     


    •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版板所有©上海日本研究交流中心 备案序号:沪ICP备13010890号